杭州美女技师收获了世界上最为浓烈的极致的爱

编辑:杭州上门按摩曼雅纤体推拿会馆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8-04-24 20:24

       风是后半夜起的,很大,很冷。呜咽如哭。
  他在寒风中蜷缩成一只受伤的猫,靠着自己家的门,任伤心的泪在风里滴落成冰。与泪一起风中结冰的,还有他那颗渴望温暖的幼小的心。
  姨执勤回来,已是凌晨3点,见他在冷风中紧缩成一团,泪水打湿双眼。她记起来了,下班之前,他是给自己打过电话的,说是钥匙落在家里。而自己答应了回家帮他开门,偏偏那时接到蹲坑守候的任务,一忙,把这茬儿给忘在了脑后。悔恨、懊恼,将这位外表刚强、威风凛凛的女刑侦队长击倒,她哭出了声,急急地把他抱进屋。
  他的妈妈,也是她的姐姐,和她一样,也是飒爽英姿的刑警,但在前年一次追凶过程中光荣牺牲了。姐夫早逝。临终前,把儿子托付给妹妹。嘱咐妹妹一定要把他当亲儿子看待,拉扯他成人。
  瞬间,她从一名警校毕业生,变成一位母亲,去呵护一个年幼的孩子。身边示爱的男子匆匆来,匆匆去,就像警笛响起,警笛声灭。她无悔,把所有的爱倾注在“儿子”身上。在最疲累的时候,在最无助的时候,她叫一声“儿子”,或听儿子喊一声“妈妈”,心如海潮起,幸福一波连一波。
  而就在这个北风凛冽的夜晚,他不再叫她妈妈,一口一个姨。在她听来,那一个一个“姨”从他口中迸出来,仿佛飞来的冰雹,打得肉身生疼,内心酸楚。
  距离,一夜之间,在原本和睦的“母子”之间产生,仿佛两棵树,根不连,叶不逢,遥遥相对。
  在学校,他被社会上的小混混追打,常常鼻青脸肿地回来,却从不向“妈妈”哭鼻子,也不喊痛,早熟得让人心酸。
  她关切地问:“儿子,你怎么啦?是不是和同学打架了?”
  他毫不在乎地说:“姨,没事,只不过是摔了一跤!”他甚至在一个她执勤的日子,卷起书包和床单,逃也似的离开,睡到天桥底下。是她的同事认出来,把他往家领。她几乎是押送他回家,曾解押无数犯罪嫌疑人,也是心情沉重,而这一次,除了沉重,还无比伤心。回到家,倒在床上,抱着姐姐、姐夫的遗像痛哭。而他却置之不理,走到自己房间,重重地把门关上。
  他们之间的距离,一天长一点儿,终于成了一道天堑鸿沟。
  绝望伴着无助,把她折磨得快要疯了。她间歇性地狂叫,声声如北风呜咽。她曾在一本书上读到一则佛语:爱出者爱返。她深信其理,将其奉为神明,却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抛洒出去的爱,激不起“儿子”一丝一毫的反应。他只是冷漠如一尊月光下的雕塑。
  又一次成功执行任务回来,她心里一悦,随手打开本城电台,不经意间,陡然听到“儿子”的声音。
  “我怕。我一个人待在家里,姨执行任务去了。我妈妈生前和姨一样,也是刑警,在一次追逃中,死了。我怕我姨会像我妈妈一样……现在,我努力把姨当陌生人看,如果她牺牲了,难受也许会少一点儿吧。其实,我很怕姨离开我,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啊!
  “今天是母亲节,我最想喊她一声:妈妈!”
  她把车泊在路边,趴在方向盘上,泪珠一滴滴落在白色皮凉鞋上,悬在心中的疑团散了,她在午夜收音机的缕缕电波里,收获了世界上最为浓烈的极致的爱。
  那一声迟来的呼喊,于陌生的空间里,交融温热的气息,那大写的爱,将那无边的距离,轻轻抹去。
  世上有一种爱,极致的爱,以陌生的姿态,以不爱的妆容,涂抹在深爱着的人的脸上。心里,却是最辽阔的情分,最深沉的大牵挂,最浓烈的爱。
  “爱出者爱返。”付出就有回报,人们容易接受直接的回报的结果,所以常常被隐藏着的爱所迷惘。我们爱我们的父母,却常常以异样的桀骜不驯来抵制父母的关心和教育,因为我们理解却不能接受,所以常常伤透父母的心。其实我们是爱他们的,更依恋他们。但我们渴求有自己的一片蓝天,渴望自由飞翔,然后用我们的爱回报他们。

上一篇:我只能回报更决绝的冷漠有些人连待在记忆里都是奢侈

下一篇:水的眼泪是诗人那悲天悯地的心灵